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論文發表QQ:329612706 微信:lianpu13
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散文 敘事散文
  • 正文內容

我的文學夢出發的地方

閱讀:404 次 作者:蒙鵬 來源:天眼新聞 發布日期:2019-11-26 19:32:00
基本介紹:貴州日報創刊70年·我與《貴州日報》征文范文。

  和《貴州日報》結緣,是在10多年前。那時候我剛大學畢業,時間一下子有了寬裕,便想寫點東西打發時間。

  其實,我從小就有個文學夢。在同樣愛好文學的大哥的帶動下,初中時候我就喜歡寫日記。后來因為各種原因,這個習慣沒有堅持多久就停了下來。

  重新喜歡寫作后,我更愛讀書看報。那時已經有了電子報紙,全國的報紙,可以在網上免費閱讀。我就是在這個時候,遇上了《貴州日報》。

  那時候,我在內蒙古上班。身在大漠,心系家鄉。我除了通過《貴州日報》的新聞了解家鄉發展變化聊解思鄉之苦外,最喜歡看的就是《27°黔地標》文化周刊了。

  文化周刊一周一期,看了上一期,我就期待著下一期。有時候明知時間未到,文化周刊還沒有出來,但我還是禁不住上網去看看。往往是滿懷希望地上網,垂頭喪氣地離開。

  看得多了,手里就癢癢的,想寫點東西。東西寫出來后,又想著何時能變成鉛字。這也許是很多文學愛好者的“通病”。但我心里是矛盾的,既想投稿,又怕自己稚嫩的文字貽笑大方。

  在這樣的矛盾心情中,我寫了十余篇文字。我寫的都是自己熟悉的東西。不熟悉的東西,一律不勉強寫。切口也小,大了不好把握,怕跑偏。最終,我鼓起勇氣,陸續選了幾篇文章,看了又看,改了又改,投到了文化周刊的郵箱。

  投稿以后,我更加關注《貴州日報》,希望自己的文字出現在報紙上。幾個月過去了,還是沒有什么反應。就在我有些失望的時候,一個驚喜降臨在了我的頭上。

  2010年2日26日,我從貴陽乘飛機去北京。候機時,我拿出筆記本電腦來,就著機場里的無線網絡上網。當我打開《貴州日報》的文化周刊時,我驚奇地發現了我的名字。雖然我此前在其他報紙上也發表過文字,但能上《貴州日報》這樣的省級報紙,我心里還是不由得興奮異常。

  上刊的這篇文章叫《請水》。在我們家鄉,請水是一種古老的習俗。所謂請水,就是在大年三十的子時以后,去平時取水的地方舀一碗水,放在神龕上供奉。這大概是源于一種感恩大自然的樸素情懷吧。大哥看到此文后說,一件小事,我卻做出了大文章。

  此后,我信心倍增,思路也順暢得多,寫作上有了底氣,寫起來也更有勁。一個多月后,我又接到一個驚喜,文章再次得到編輯的青睞,散文《苦茶》在《貴州日報》上發表。上次發表文章的興奮勁剛過,我又接著興奮了一陣子。

  此后,我又陸續在《貴州日報》上發表了三篇散文。不過,除了2015年發表的《小城·書店》還存有樣報外,前四次發表文章的樣報,因為保存不善,都丟失了。至今,我仍引為憾事。

  此后,因為工作任務的加重,大寶二寶的陸續出生,空閑的時間不多,我寫得很少。再加上很少有自己滿意的文章,便很少向《貴州日報》投稿,近幾年便沒有文章在《貴州日報》上發表。

  但是,我對《貴州日報》的喜愛勁頭絲毫不減!閱讀《貴州日報》,已成了我的一種習慣。還好,隨著智能手機的不斷更新換代,以及網絡設施的不斷提速,閱讀報紙再也不用像以前拿著報紙正襟危坐,也不用坐在電腦前盯著網絡頁面。只要有智能手機,有移動網絡,在偏僻小村駐村的我,也能隨時和《貴州日報》面晤。

  《貴州日報》還與時俱進,開通了“貴州日報”和“27°黔地標”兩個公眾號,更新速度更快,互動也更加方便。這兩個公眾號我都關注了,每天從中獲取知識,汲取營養。

  是《貴州日報》,讓我重新愛上文學;是《貴州日報》,讓我的文學夢重新出發;是《貴州日報》,讓我領悟了一些寫作的技巧。《貴州日報》是我文學上的恩師。既是恩師,那就是一輩子的緣分!

  如今,《貴州日報》已經走過了70載歲月。我與《貴州日報》的師生緣分,也持續了10余年。愿我們的師生情分越來越濃,愿《貴州日報》越辦越好!

  (講述人蒙鵬,貴州納雍人,1983年生,愛好文學,偶有文字在《貴州日報》《廣西日報》等報刊發表。)

標簽:敘事散文,征文范文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时时彩助手最新版本